新闻
Hormone and Metabolic Research | 2020年度高被引论文 2021-04-27
封面.jpg

Hormone and Metabolic Research

IMPACT FACTOR 2019: 2.562


COVID-19中的ACE-2:是敌是友?

The ACE-2 in COVID-19: Foe or Friend?

Dalan R et al.


COVID-19 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新出现的证据表明,老年人和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等基础代谢疾病患者的发病和死亡风险更高。SARS-CoV-2 通过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ACE-2) 受体来感染人体。ACE-2 受体是由 ACE-Ang-II-AT1R 轴和 ACE-2-Ang-(1–7)-Mas 轴组成的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 (RAS) 双系统的一部分。在代谢紊乱的情况下以及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知 ACE-Ang-II-AT1R 轴会上调,ACE-2-Ang-(1–7)-Mas 轴会下调。激活的 ACE-Ang-II- AT1R 轴会导致呼吸系统的促炎和促纤维化作用、血管功能障碍、心肌纤维化、肾病以及胰岛素分泌缺陷伴胰岛素耐药性增加。另一方面,ACE-2-Ang-(1-7)-Mas 轴对呼吸系统有抗炎、抗纤维化作用,对血管功能有抗炎、抗氧化应激和保护作用,防止心肌纤维化、肾病、胰腺炎、胰岛素耐药性。实际上,两轴之间的平衡可能决定了预后。由于病毒利用 ACE-2 进入人体,因此导致代谢疾病中本已紧张的 ACE-2-Ang-(1-7)-Mas 进一步紧张,从而影响了呼吸损伤疾病方面的预后。还需要进一步收集证据以证明,在 COVID-19 急性治疗中,Mas 激活上调是否会有利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的调节或 ACE-2 受体上调是否会不利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的调节。

a-1155-0501-3.jpg

有潜在高血压、2 型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患者在 COVID-19 中发生呼吸衰竭和死亡的风险更高。这种倾向的可能机制之一可能是 ACE 途径不平衡,靶向通过 ACE-2 受体或 ACE-Ang II-AT1 受体轴进入人体以及刺激 ACE-2-Ang-(1-7)-Mas 轴病毒的治疗方法可能会使这些患者获益。还需要进一步收集证据以证明,在 COVID-19 急性治疗中,Mas 激活上调是否会有利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的调节或 ACE-2 受体上调是否会不利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的调节。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