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世界防治疟疾日 | 实现零疟疾目标 2021-04-25

World Malaria Day

捕获.JPG

今年,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将庆祝接近实现(和正在实现)消除疟疾目标的国家所取得的成就,以此来纪念“世界防治疟疾日”。这些成就为所有致力于消灭这一致命疾病和改善其民众健康和生计的国家提供了灵感。

4月21日,世卫组织发布了一份新的报告,着重介绍“E-2020”消除疟疾国家取得的成功和汲取的经验教训。尽管COVID-19大流行为实现这一目标带来了挑战,但其中一些国家还是在2020年报告了零本土疟疾病例,而其他国家则在实现无疟疾的道路上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进展。


疟疾一种急性发热疾病。无免疫力的个体通常会在受到感染的蚊虫叮咬10-15天后显现症状。最初症状(发热、头痛和寒战)可能较轻,难以发现是疟疾。如果不在24小时内予以治疗,恶性疟疾可能发展成严重疾病,往往会致命。

患有严重疟疾的儿童常常出现以下一种或多种病症:严重贫血,与代谢性酸中毒相关的呼吸窘迫,或脑型疟。成人也频频出现多脏器病症。在疟疾流行地区,人们可能产生一定程度的免疫力,导致出现无症状感染。


重要事实

疟疾是一种由寄生虫引起的威胁生命的疾病,通过受感染的雌性按叮咬传播给人类。疟疾可防和可治。

2019年,全球估计有2.29亿疟疾病例。

2019年疟疾死亡人数估计为40.9万人。

五岁以下儿童是最易受疟疾影响的群体;2019年,他们占全球疟疾总死亡人数的67%(27.4万人)。

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在全球疟疾负担中承担了畸高的比例。2019年,该区域占疟疾病例和死亡数的94%。

2019年,用于控制和消除疟疾的资金总额估计达到30亿美元。疟疾流行国家政府的贡献为9亿美元,占资金总额的31%。

疟疾是由疟原虫属寄生虫所致。被称为“疟疾病媒”的受感染雌性按蚊通过叮咬将寄生虫传给人类。共有五种寄生虫会导致人类疟疾,其中恶性疟原虫和间日疟原虫危害最大。寄生虫通过被感染的雌性按蚊叮咬传播给人类,被称为“疟疾媒介”导致人类疟疾的五种寄生虫,其中二种 - 恶性疟原虫和间日疟原虫,构成了最大威胁。

1,2018年,恶性疟原虫导致世卫组织非洲区域估计疟疾病例的99.7%,东南亚区域病例的50%,东地中海区域病例的71%,西太平洋区域病例的65%。

2,间日疟原虫是肆虐世卫组织美洲区域的主要寄生虫,导致疟疾病例的75%。

谁有危险?

2019年,世界将近有一半人口面临疟疾风险。大多数疟疾病例和死亡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然而,世卫组织的东南亚、东地中海、西太平洋和美洲区域也危机四伏。

一些人群感染疟疾病毒并发展为严重疾病的风险比其他人群高得多。高风险人群包括婴儿、五岁以下儿童、孕妇和艾滋病患者,以及无免疫力的移民、流动人口和旅行者。国家疟疾控制规划需要针对这些人群的具体情况,采取专门措施保护他们免受疟疾感染。

疾病负担

据2020年11月30日发布的最新的世界疟疾报告显示,2019年发生2.29亿例疟疾病例,2018年则为2.28亿例。2019年的疟疾死亡人数估计为40.9万人,2018年为41.1万人。

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在全球疟疾负担中的比例仍然过高。2019年,该区域占疟疾病例和死亡数的94%。

2019年,六个国家占全球疟疾死亡数的大约一半:尼日利亚(23%)、刚果民主共和国(11%)、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5%),布基纳法索(4%)、莫桑比克(4%)和尼日尔(4%)。

五岁以下的儿童是最易受疟疾影响的群体;2019年,他们占全球疟疾总死亡人数的67%(27.4万人)。

传播

疟疾大多是通过雌性按蚊的叮咬传播。有400多种不同种的按蚊,大约30种是主要的疟疾病媒。所有这些主要的病媒物种都在黄昏至拂晓期间叮咬。传播强度取决于与寄生虫、病媒、人类宿主和环境相关的因素。

按蚊在水中产卵,然后孵化成幼虫,最终成为成年蚊子。雌蚊需要为喂养其卵而吸血。每种按蚊都有其偏爱的水生栖息地,例如,一些按蚊更喜欢在热带国家雨季常见的小水洼和动物踩踏后留下的泥潭等淡水蓄积处滋生。

在蚊虫生命周期较长(寄生虫因此有时间在蚊虫体内完成发育),以及蚊虫更喜欢叮咬人类而不是其它动物的地方,传播更为严重。非洲病媒物种生命周期长且特别喜欢叮咬人类,是世界上大约90%的疟疾病例发生在非洲的主要原因。

传播还取决于可能影响蚊子数量和存活的气候条件,如降雨模式、温度和湿度。在许多地方,传播是季节性的,高峰期在雨季期间和之后。在人们对疟疾的免疫力低下或毫无免疫力的地区,如果气候及其它环境突然变得有利于传播,可能会出现疟疾疫情。当免疫力低下的人例如为了求职,或者作为难民进入疟疾密集传播的地区,也会出现疫情。

人类免疫力是另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中度或重度传播地区的成人中。部分免疫是在多年的暴露中形成的,虽然它从未提供完全的保护,但它确实降低了疟疾感染导致重症的风险。因此,非洲大多数疟疾死亡发生在幼儿身上,而在传播较少和人们的免疫力较低的地区,所有年龄组都面临风险。

预防

病媒控制是预防和减少疟疾传播的主要途径。如果某地采取的病媒控制措施覆盖率足够高,整个社区就会获得一定程度的保护。

世卫组织建议通过有效的疟疾病媒控制来保护所有面临疟疾风险的人。两种形式的病媒控制 — 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和室内滞留喷洒杀虫剂 — 在许多环境下都是有效的。

诊断和治疗

早期诊断和治疗疟疾将缩短病程,并避免死亡。这还有助于减少疟疾传播。现有的最佳治疗方法,特别是恶性疟治疗方法,是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

世卫组织建议在治疗之前对所有疑似疟疾病例进行寄生虫学诊断检测(使用显微镜或快速诊断检测)予以确诊。30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之后即可获得寄生虫学确诊结果。只有在无法进行寄生虫学诊断的情况下才可考虑仅视症状加以治疗。2015年4月发布的《世卫组织疟疾治疗指南》第三版载有更详细的建议。

监测

监测需要跟踪疾病和规划应对措施,并根据所获数据采取行动。目前,许多疟疾负担沉重的国家监测系统薄弱,无法评估疾病分布和趋势,因此难以优化应对措施和处理疫情。

在消除疟疾的过程中,需要在各个节点进行有效的监测。迫切需要加强疟疾监测系统,以便能够在疟疾流行地区及时作出有效应对,防止疫情暴发和复发,跟踪进展情况,并促使政府和全球疟疾防控界承担责任。

2018年3月,世卫组织发布了疟疾监测、监督和评估参考手册。该手册提供了关于全球监测标准的信息,并指导各国努力加强监测系统。

消除

消除疟疾的定义是,在规定的地理区域内,通过有意的活动,中断特定疟疾寄生虫物种的当地传播。需要继续采取措施防止传播的重新出现。消灭疟疾的定义是,通过有意的活动,将人类疟疾寄生虫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的疟疾感染发病率永久降至零。一旦实现消灭,就不再需要干预措施。

在全球范围内,消除疟疾的网络正在扩大,越来越多的国家正朝着零疟疾的目标迈进。2019年,27个国家报告本地病例少于100例,而2000年为6个国家。

至少连续三年本地疟疾病例为0的国家有资格申请世卫组织消除疟疾认证。过去二十年中,有10个国家经世卫组织总干事认证为无疟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2007年)、摩洛哥(2010年)、土库曼斯坦(2010年)、亚美尼亚(2011年)、斯里兰卡(2016年)、吉尔吉斯斯坦(2016年)、巴拉圭(2018年)、乌兹别克斯坦(2018年)、阿尔及利亚(2019年)和阿根廷(2018年)。世卫组织《消除疟疾框架》(2017年)为实现和维持消除疟疾提供了一套具体而微的工具和战略。

针对疟疾的疫苗

RTS,S/AS01 (RTS,S) 是第一种,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种疫苗,显示能显著减少非洲儿童中的疟疾和威胁生命的严重疟疾。它作用于恶性疟原虫,这是全球最致命的疟疾寄生虫,在非洲最流行。就大规模临床试验中接受了四剂疫苗的儿童而言,该疫苗在四年时间里预防了约十分之四的疟疾病例。

鉴于其公共卫生潜力,世卫组织疟疾和免疫方面的高层咨询机构联合建议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特定地区分阶段引入该疫苗。2019年,三个国家—加纳、肯尼亚和马拉维—开始在疟疾中度和高度传播的地区引入疫苗。正在通过每个国家的常规免疫规划提供疫苗接种。

试点规划将解决与疫苗的公共卫生使用有关的几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对于了解如何更好地交付推荐的四剂RTS,S,疫苗在降低儿童死亡率方面的潜在作用,以及在日常使用中的安全性至关重要。

这一由世卫组织协调的规划是与加纳、肯尼亚和马拉维的卫生部以及一系列国内和国际合作伙伴,包括非营利组织PATH和疫苗开发和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公司一道开展的合作努力。

通过全球三大卫生筹资机构,即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和国际药品采购机制之间的合作,为疫苗规划筹集了资金。

以上内容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官网。更多详情参见: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malaria

相关研究

Thieme医学期刊覆盖30多个医学专业领域,多本期刊涉及疟疾的相关研究。欢迎阅读以下推荐论文:

Global Medical Genetics

主编:叶丽虹 教授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药物化学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cover_big.jpg

The Story of a Ship Journey, Malaria, and the HBB Gene IVS-II-745 Mutation: Circassian İmmigration to Cyprus

Ergoren et al.


Journal of Pediatric Neurology

世界儿科学会会刊

cover_big (1).jpg

Malaria Infection as a Leading Cause of Febrile Seizures among Children with Seizures in Ekiti State University Teaching Hospital, Ado Ekiti, Nigeria

Oluwasola Julius Oke et al.


Synthesis

cover_big (2).jpg

Syntheses of Cyclomarins – Interesting Marine Natural Products with Distinct Mode of Action towards Malaria and Tuberculosis

A. Kiefer, U. Kazmaier


阅读更多期刊及论文,请登陆Thieme Connecthttps://www.thieme-connect.com/products/all/home.html